800文学网 book.800wxw.com,最快更新太平天国 !

    看到韦昌辉上了轿,在仪仗的簇拥下离去,郑南冲着递给他马缰绳的李蒙摇了摇手,拉起林海丰缓缓地走着,“我觉得他的说法有点儿道理,是该提醒那位适当裁减些宫里的闲人了。”

    “愚!”林海丰摇摇头,搂着他的肩膀,“主意是好主意,可他自己为什么不说?别忘了,现在这里还是皇权的社会,没有多少百姓会关注这些,他们甚至觉得那都是很正常的事情。不要用我们那个时代的道德标准来衡量这里。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咱们基地首长住的是将军楼,有专供商品,可你没有,你能说这不正常吗?同样的道理,你能叫一个皇帝马上去过一个跟普通百姓一样的生活吗?都不对。首长付出的是更多的脑力劳动,需要一个安静的工作和休息环境。皇帝需要他应有的气派。评论他们的好坏只有一个标准,就是他们是不是真正在为人民做着有益的事情。辛亥革命推翻了帝制,不是一样还有满清皇室的优待政策吗?无论是这里,还是我们那里,少数几个死钻牛角尖,口口声声强调所谓无处不平等的人,才是打心里就不想要平等的人,其实他们需要的只是个人的荣耀和富贵。正所谓是气人有,笑人无。”

    “我就是老忘记现在身处的环境。”郑南腼腆地笑了笑,“看来还是急不得的。”

    “唉!有些事情是急不得的,要水到渠成才行。”林海丰轻声地叹息着,忽然一会儿又笑了,“真想有点儿空闲时间好好练练字啊,再这么下去,就快成文盲了。”

    “哈哈,”郑南也轻松地笑了,“万幸吧你,要是把咱俩扔到再远点儿的年代,连看都看不懂文字,那才叫悲哀呢。”

    “是啊,”林海丰点点头,“记得中学的时候不少同学讨厌古文,不喜欢看竖版的古体书籍。真难以想象,如果把这种人放到现在,他们会怎么样?还有什么值得比古人更骄傲的东西吗?我看难。再大本领,再多的知识,也只好就着茶壶里的饺子,自己慢慢地数着吃吧。”

    “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连祖宗都不想要的人,早晚自己也会被丢进历史的垃圾堆。”郑南鄙弃地说到。

    “你老弟就好好地感谢我吧。”林海丰挤咕着眼睛,嘿嘿地笑着。

    “什么啊?”林海丰这天上一脚地下一脚的,叫郑南一时没反应过来。

    “哈哈,本王给你找了个好媳妇啊,”林海丰一吐舌头,“要是叫你自己找,只怕情书还得叫秘书代笔喽。”

    郑南一下由脸红到了脖子根儿,抬脚狠狠地踢到了林海丰的屁股上,“本王以后可是皇亲国戚,小心本王治你个大不敬的罪过!”

    林海丰揉揉被踢得生疼的半边儿屁股,又瞅瞅身后窃窃私笑的汪海洋、李蒙,哈哈地笑到,“好了,我的驸马爷,忙您老人家的去吧,本王还要去开会呢,没时间逗你玩了。”

    郑南笑着点下头,刚刚伸手接过马缰,又回身上下打量了他几眼,“你小子可不许再上前线去了。”

    林海丰嘿嘿地笑了,“好,你放心,这次本王一定不去了。”

    郑南翻身上了马,认真地看着他,“一个好的统帅未必就一定是一个优秀的士兵。”

    “走吧您老,”林海丰嬉笑着在他的马屁股上抽了一鞭子,“再不走就要成老太婆喽。”

    郑南的坐骑嗖地窜了出去,老远了,身后还飘荡着他的一句,“记住我的话!”

    天京镇守使衙门里,天京镇守使洪宣娇、安抚使赖文光、顶天侯天官正丞相秦日纲、曾水源,还有红一军、教导旅的主要将领都早已聚齐。

    “要打大仗了,大家都很高兴吧?”林海丰笑着环视了下众人,最后把目光落在满脸惬意微笑的林凤祥身上。

    林凤祥一见安王的目光,马上绷起了脸,装出很平静的样子。

    林海丰哈哈地笑了,“林军长,装的很勉强啊。”

    林凤祥终于憋不住,嘿嘿地挠着后脑勺笑了。

    “好,此次决战就从你们开始。”林海丰走到身后墙壁上挂着的天京城防地图跟前,“红一军的四个步兵师今天下午开始佯作向城西运动,动员舟船,还要要广为宣传马上去投入西征前线,至明晚要全部高桥门一线待命。各府牌刀手临时组建的三千马队暂时归入你部编为第七师。”

    “是,殿下!”林凤祥挺身站起,随后得意地看看身边的其他将领,重新坐了下来。

    “明日黄昏前,秦日刚部全部进入麒麟门一带驻扎,曾水源部主力转至朝阳门,原有你部在麒麟门的驻军暂归秦日纲节制。”林海丰说着,笑着看看洪宣娇,“天京城各处遗留下的防务空缺,就暂时全由你的女军补上了。”

    “没问题。”洪宣娇痛快地答应着,“不过,总得叫我也上阵杀妖啊?”

    “放心,忘不了你洪大将军的。”林海丰一笑,“红一军的四个步兵师,还有驻守高桥门的守军,都由你去暂时统一指挥。”

    最后,他看看赖文光,“大战在即,你这个父母官也是轻松不了啊。第一,要把天京城的医疗机构都动员起来,准备接治伤员。第二,还要组织几只由百姓自愿组成的战场上抢救伤员的队伍,分别配备一些懂得简单救护的人员,把伤员及时送回城里,接受治疗。要多准备些担架。另外,有一点我要事先提醒一下,在优先抢救我天军伤员的同时,对于清妖的伤兵也要能救的就都救回来,咱们天军是仁义之师。”

    他回到座位上坐下来,炯炯的目光扫视着众将领,“此役能否全歼向荣老儿的关键,就在于各部要坚决执行预先制定的每一个命令。下面我把攻击发起的时间,还有各部进攻的顺序详细说明一下,有什么疑问或是补充的,等我说完,大家还都可以提出来商议”

    认真听完安王的部署,秦日纲有些犹豫。他看着安王,想了一想,“殿下,小将有个问题?”

    “好啊,”林海丰呵呵一笑,“有什么都尽管说出来。”

    “是这样的,”秦日纲站了起来,清清嗓子,“大凡两敌相遇,都尽量避免硬碰硬的交锋,除非是一方占有绝对的优势。清妖的江南大营有三万之众,而天军参战的不过五万,从人数上讲,也达不到倍则围之的优势。从这点考虑,似乎采取虚张声势、攻其所必救,以调动孝陵卫清妖主力,分散其兵力应当是上策。而依殿下的部署,曾丞相的八千人马在各部按兵不动的时候,独力攻打孝陵卫清妖两个时辰,那丹阳、秣陵关、湖熟等处的清妖都会纷至沓来。两万多清妖猬集一起,彼此接应。胜负暂且不论,单就天军的伤亡也不会少了,这样不利于以后的再战。”

    “秦侯的观点是正确,战场上,就是要集中我们的优势兵力,去打击对手的薄弱环节。”林海丰点点头,见没有人再提出别的,就示意秦日纲坐下,“但不同问题要有不同的处理方式。江南大营号称三万多人,由于西援南昌,被天军歼灭一部,上海小刀会起事,又被迫抽调走两千多人马。现在天京城外,向荣不过就二万五千人马,分驻在麒麟门至丹阳的广大战线上。而向荣屯驻孝陵卫的大营,总数更是不会超过八千。为了节省时间,达到一气儿歼灭其有生力量的目的,就是要叫向荣向孝陵卫的中军大营增兵。”

    他略微停顿了一下,手掖到怀里,又随即抽了出来,笑了笑,“大家可以想想看,丹阳、秣陵关、湖熟他能有多少守军?一旦再增援大营,那这些地方的守备就如同虚设,面对林军长的一万精锐骑兵,根本就不堪一击。这样,向荣将来残兵南逃的后路就被切断了。再者,在新式火器运用的年代,像这种把兵马猬集一处,那更等于是自杀。战后,大家就会对这个问题有深刻地理解。大家可不要小看了教导旅的炮兵营哦。”

    说着,他转头看着曾水源,“两个时辰的时间不算短啊,既要打的凶狠,打出声势,叫向荣老儿吃不消,还要适时地减少伤亡,这个火候要掌握好。不过你尽管放心,那个苏布通阿的三千精锐马队不会剩下多少跟你找麻烦的,一开战,我就要打残他!”

    曾水源用力点下头,“殿下放心,为了天朝,即便有牺牲也是正常的,哪怕是我自己!”

    “恩!”林海丰满意地笑笑,又站起来看看洪宣娇,“从今晚午夜开始,封闭天京所有城门,只许进不许出。”

    “放心吧,安王哥哥,”洪宣娇站起身,双手掐腰,把头一扬,“我保证连个苍蝇也不叫飞出去!”

    “那就好,”林海丰呵呵笑着朝将领们一摆手,“那大家就各自去做准备。届时我的指挥部就和洪镇守使在一起。”

    看着安王就要离去的样子,李侍贤和李秀成急了。刚才的军事部署中,各部都有了具体的部署,惟独教导旅除去炮营有任务外,其余部队居然没有任何安排,似乎就要等着看别人的热闹了。他们连忙捅捅还在傻坐着的陈玉成,连跺脚再挤眼、努嘴。

    陈玉成仿佛才从睡梦中醒过来似的,腾地由椅子上蹦起,“殿下,怎么没有我们的任务?”

    “你们?”林海丰一面将手里的材料叫给一旁的柳湘荷,一面扭脸哼了一声,“你不提我倒差点忘了,明天下午你们除炮营之外,全部去天台法场负责警戒,组织百姓前去观看对石镇吉的刑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