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文学网 book.800wxw.com,最快更新夫君个个太妖孽 !

    第60章 白绫风,还请姑娘放过

    见到那个令她作呕的人,她眉头黑线,扭头便走。

    “姑娘留步!”白绫风喊住她,快走几步,被殇辰拦到外,洛殇辰自再见他,满面的不愿意。

    他心思透彻,对一个人印象不好后便像见到翔......

    “阿凛,把这个肮脏的人给我赶出去——别让他在这里狂吠!”

    风紫雅对容凛说,容凛应了一声。

    白绫风见众人对他敌意满满,不得已转而求其次,祁涟玉自他进来后,便没有抬过头。

    一身墨绿长袍,外披纯黑狐裘。

    白绫风唤他,祁涟玉满眼寒潭的抬起眸,“俞王爷,若非你我当初是那种关系,我们之间,还没熟识到很亲的地步。”

    一句话堵死他。

    是,他自己知道,他当初为何能成为素女阁的第五人,皆是因为...祁涟玉当初手头紧,他借了他一点钱。

    他当初许他了一个头衔,近些年来他也因为这个头衔赚了不少钱,但他心里明白,祁涟玉不是那种可以为他操控的人,而当初他手头紧,也是偶然。

    他富可敌国,又对权势没有兴趣,女色也近乎禁身,他用了这么多年研究他的弱点,答案,为零。

    他本身,便是个迷数。

    风紫雅只感觉这个人在这里便连空气里都带着他的味道,胃里一阵犯呕,从旁边拿起一根细鞭,冲着他的方向便甩了下去——

    虽然未打着他,可是在他旁边落响也吓的他不轻。

    “你滚不滚?”她问。

    白绫风看清形势,腿一弯,堂堂后楚王爷,此时竟然冲着她下了跪!

    这一招让其他三个男人侧目,瞧着紫雅。

    风紫雅一闭眼,就能想起那日种种。

    她运气好,被殇辰救得早,贞洁有保,可若是那日她运气不好呢?现在他这又是搞的哪一出?负荆请罪?

    哼,做出去的事,又是怎么让人轻易原谅?

    “白某知道那日对姑娘做了不好的事情,事后白某也是甚是后悔,但白某王府上下其他人是无辜的,还请姑娘放过他们...放过整个王府。”

    额...他这又是唱的哪出?

    放过王府?她这些日子养伤养病养心都还来不及,她本想等着她好了在找他,可是,她最近却是连容凛这里一步都未踏出。

    环视四周,莫非是他们做的?

    白绫风继续哭诉,“自那日姑娘回来,王府便没有一生安宁,白某自己也自尝恶果,本是没有脸面来这里,但是,昨日王府里已有很多家侍打算离开了。”

    “白某今日放下身段,放下身份,只希望姑娘知道,若是姑娘真的不解气,可以自行找白某麻烦,但是,还请放了王府上下。”

    “白绫风,请姑娘饶过。”

    俞王跪地,谦恭的将头低下。

    紫雅同那三个男人每个都对视一番,但他们每个人都是那种不关他事的眼神,她此刻向问苍天,难道是上天帮她报了仇?

    苍天答,太忙,没空。

    “你哭完了没?”她鄙视,一个大男人哭哭啼啼,真是一点王爷的气质也没有。

    白绫风抬起头,擦擦脸上。

    “哭完了,便立刻马上从我眼前消失,你若不消失,明日我便叫你王府夷为平地,你听清楚了吗?”

    “那姑娘可否原谅白某?”

    “赶快滚,就是我原谅你。”

    “好好。”白绫风站起身子,连道别的时间都不敢耽误,立刻脚底抹油,一溜烟出了这阁子。

    洛殇辰看着他这番模样,倒还真是痛快。

    风紫雅坐下,将毯子往自己身上一裹,她知是他们帮了她,心中感激,既然那私下做好事的人不邀功,她便揉揉鼻子,垂眸说道。

    “我知道是你们,那个,不论是谁...谢谢。”

    她向来不轻易说谢谢,说完后心中一暖,冲着三人微微一笑。

    这一笑,叫连日笼罩在上的阴霾,犹如拨云见日,柳暗花明。

    那个人,静静垂头,只觉阳光甚好,一切可笑......

    离着她娘过来,已是不足十日。

    她吩咐大毛把准备的年货分发给六宫十二殿的弟兄们,自己又独自召见了一次每个宫的宫主,亲自主持演讲了一番。

    帝京的年,已是越来越近。

    水月风华虽说是青楼,但也为了应对新年挂起了红红的灯笼,贴上了喜庆的窗花,每个姑娘都穿的喜庆,为了招揽客人她们还想出了一场场的音律丝竹会。

    日子,过的倒还痛快。

    风紫雅同后院的男人们混的越发熟了,从他们身上学到的东西也越来越多,她聪颖,学什么都快。

    医术,也有所精进。

    随着容凛出了诊,与他之间越发有默契,风紫雅几乎成了他半个手臂,他在外出诊,她在后堂抓药,让她一时觉得岁月静好。

    独独因为一件事。

    她和风汐魅,已是很久没见了。

    不知道他最近在忙什么,常常她来找他,他已经不在,她问小六和大毛,都不知他的去向。

    忍无可忍,她抽出一天时间,堵在他的房前,早晨雾还没散,她蹲在他房前,默默在等他。

    一夜未归的汐魅,从外回来,隔着薄雾,他看见了她的身影。

    紧锁了眉,他默默走过去。

    垂眸,“风紫雅。”

    她抬起了头——几日未见,他似是消瘦了。

    但是 仍然难掩他的邪俊,她站起身,像往常一样同他开着玩笑,“你这个死人,你跑哪里鬼混去了?!”

    打在他胸膛的手像撞了铁壁,生生的疼,风汐魅浑身染着风霜,黑色的披风上还沾着浓重的酒气。

    还有那女人的胭脂味。

    他握住她的手腕,沉音,“我去哪里,你不是最清楚吗?”

    “......”她顿时没了心情,本来想来看看他,可是现在,她一刻都不想待。

    转身欲走,风汐魅在后拉住她的肩,生硬的一晃,她便被收进了一个怀抱中,汐魅从后面抱住了她。

    “别走。”

    他的声音,含着一抹忧伤。

    风紫雅狠狠踩了他的鞋面,“风汐魅,你最好哪天死在外面,我好备好薄棺给你送行。”

    汐魅低低地笑。

    手臂收紧,他忽然在天边现出第一缕阳光时,粗鲁地将她抗过肩头,不顾她的叫喊,抬脚一踹房门,留下一句话。

    “既然如此,在我死之前,我先把你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