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文学网 book.800wxw.com,最快更新绝世小魔医:废柴要翻身 !

    芷烟从老者出来的一瞬便觉得奇怪,此时更是对这里充满浓厚的兴趣,不知为何,她总觉得这里有股熟悉的气息,想要仔细探究却无从下手,说不清到底是哪里不对劲儿。

    吃了饭,在五楼逗留了两个时辰之久,芷烟等人这才起身回校,这个时候训练的新生也差不多回来了。

    战士班的沸林等人是被导师架着带回的,那让人一看就忍不住想吐的恶心形象从此深深地印在新生届各位学员心中,烙铁一般,无法祛除。

    沙莎在学校呆了一会儿,便被不放心的沙轩带到校外的府中休息,或许经过“听风楼”一事儿,他们之间的关系会有意想不到的进步。

    沙莎不在,宿舍顿时剩下芷烟一人,意念一动,闪身进入乾坤空间,连续三天体格训练,再不炼丹就要生疏了。

    乾坤空间和三天前没两样儿,看见她进来,斐老目光一亮,苍老的脸上顿时绽出笑容,“再不进来,老头儿我可要抓狂了。”

    自从见识了烟儿的炼丹天赋,他恨不得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督促着她炼丹,在他看来,这么好的天赋放着不用就是浪费,浪费是可耻的,所以秉着无私的教育精神,他有必要和她好好探讨探讨浪费与可耻之间的关系,他可不愿看着她每天“虚度光阴”。

    (没有炼丹便虚度光阴,那这世上岂不是百分之九九的人都在苟且偷生地活着?)

    “不知是谁之前说修炼要循序渐进,不可贪多?”芷烟斜视了他一眼,走到鼎炉前站定,丝丝寒气从鼎炉上渗出,拂在芷烟的面上,目光一颤,精神了不少。

    斐老一滞,他是说过这话,但对于芷烟三天两天便有所进步的天赋来说,循序渐进简直在扼杀生命。

    这一次炼制的依旧是气血丹,材料什么的早在芷烟进来之前就被斐老准备好了,意念一动,体内的阳之气流转,素白纤细的指尖霎时冒出一朵橙色的火苗,手臂轻甩,哧地一声,火苗在鼎炉盛大。

    伴着火苗在鼎炉滋滋作响,寒鼎外围自动支起一层细细的寒气,屏障一般,收敛着鼎内的热量,芷烟心神一动,浅金色的葫蔢顿时飞入鼎炉之内,灵魂之力瞬时覆了上去,将它里里外外包得一丝不剩。

    有了前几次的经验,芷烟对葫蔢的火候掌控拿捏的甚是精准,几乎不费丝毫力气,刹那便将葫蔢煅化为一滩金水,又是一分钟过去,金水在芷烟的注视下化为浓稠的黏糊状。

    面色不变,芷烟调动体内的阴之气,将火苗隔开,然后又投入火红色的弹珠般大小的龙果。

    不过须臾,杏仁儿般大小的龙果再次化为黏糊的汁液,火势压小,将它等同于葫蔢那样用阴之气封在一个角落,然后是放入手掌大小的山菰。

    之前芷烟便在山菰上耗费了好一阵心神,此时更是心念集中,不敢有丝毫大意,意念控制下,浓郁的阴之气探入炉火之中,燃烧的火焰霎时黯淡了不少,山菰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迅速变化,隆起的小点打开,露出里面鲜嫩的菰肉。

    当它们彻底翻开,芷烟心神一凛,火焰猛地扑了上去,阳之气幻火、阴之气控火,火焰丝线一般绕在山菰周围,随着阴之气渗入果肉之内,灰色的果肉一点点软化,最终形成灰色的粉末,夹杂着些许银粉闪烁。

    “不错不错,相比上次,又进步了不少。”斐老点点头,眼中盛满欣慰之色,炼丹手法和灵魂控制都有了很大的提高,照这个速度发展下去……斐老又忍不住开始意yin。

    百禾草在火焰的煅烧下化为绿色的汁液,然后经过高温的烘烤,形成雾气一般弥漫在那些煅化好的草药周围。

    随着百禾草雾气的渗透,之前已经煅化好的药粉药液打破平静,开始小幅度旋转。

    就要凝丹了!

    芷烟目光一眯,唇角勾起一抹浅笑,按照脑海中浮现的凝丹要诀,将煅化好的草药依次融合,灵魂之力增强一倍,将它们包裹得密不透风。

    鼎内的声音变了,小手一抖,一道灵气挥出,轰地一声,鼎盖合上。

    灵魂之力透过鼎炉,可以看见鼎内的一切,那些药粉药液彼此融合挤压,急速地旋转着,蒸腾的热气在寒鼎萦绕成白蒙蒙一片,有种雾里看花的效果。

    斐老单手抚须,静静地等待着,这一次芷烟从煅药到凝丹,整整花了不到一个时辰,这种速度,对于具有“一品冠”之称的气血丹而言简直就是极速。

    嗡嗡声在寂静的空间传响,芷烟一袭粉裙,目光淡定,脸上透着从容和自信,唇角微勾,清澈如水的眸子划过一丝亮色,下一秒寒鼎一抖,轰地一声,鼎盖在斐老的期待下打开。

    无息,闻不见丹香,鼎炉内只有袅袅热气上升,斐老眼角一抖,脸上爬过一丝愕然,照理说不会失败啊?

    芷烟拧眉,小脸腾起一抹狐疑,她明明看着丹药聚集成团,怎么会?

    一老一小,齐齐贴近鼎炉,偌大的寒鼎内,一颗赤红色如弹珠般大小的丹药悬空而立,周围萦绕着一层白色的气团。

    只一眼,芷烟便喜欢上了这枚漂亮精致的丹药,赤红得犹如鲜血一般浓烈的色泽,表面光滑细腻,没有半分粗糙之感,仿佛煅烧的瓷器,铮亮中盈着一层光泽。

    伸手触及,传来一阵温热之感,奇怪的是它竟然闻不到一丝药香?

    呼呼,斐老瞪大眼,目光火热地盯着那枚气血丹,上,上品气血丹?

    斐老嗔怪地瞪着芷烟,银色的瞳仁闪着幽深的光泽,从上到下将芷烟打量一番,而后喉咙发出一声快慰的长啸。

    芷烟吓了一跳,疑惑地看着斐老,笑归笑,有必要这么吓人么?

    “怎么回事儿?”芷烟轻哼,目光落在手中的丹药上。

    “哼,上品丹药呗,还能有怎么回事儿。”斐老学着她的样子轻哼,眼中却是克制不住的笑意。

    “之前和你说过丹药分下中上三个档次,下品粗糙,勉强具备丹药的特性,药效甚微;中品丹药表面光滑,药香弥漫,药效远远胜过下品丹药,而上品丹药,”斐老声音一顿,目光微敛,脸上耀着一层深意,“丹药的最终效果集中在药效上,不论漂亮与否,只要效果好,便胜过一切。”

    “这枚丹药药效内敛,表层的丹衣(包裹在丹药表面的那层)韧性密集,将药效丝丝缕缕包裹在丹药之内,没有浪费丝毫。堪称丹药上品。”

    经过斐老解释,芷烟这才了解始末,原来药香并不代表着炼好了药,相反,药香扩散的过程也是药的能量损耗的过程,愈是浓烈,丹药的效果就越是不好,相反,药香越淡,丹药的质量越好。

    取出一个玉瓶,芷烟将药装好,毕竟这是自己目前为止炼制的最满意的一枚丹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