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文学网 book.800wxw.com,最快更新帝少盛宠小娇妻 !

    就连中途范婧涵打电话过来,他也只是匆匆的说了两句就挂了。

    陶冉很焦急,没心思和他聊天。

    终于等到五点钟,陶冉立刻站起来。

    她坐上云翼的车,坐在副驾驶座上,双手紧紧的攥着安全带,手心里都是细密的汗珠。

    云翼修长的双手握着方向盘,侧眸过来看她,安慰道:“小冉,别着急,我们还不能确认对方是不是何枫,别急。”

    “嗯。”陶冉随意的应了,心里却依旧焦急。

    她的目光飘向车窗外,夕阳正在缓缓落下,阳光还有些刺眼,陶冉微微眯了眯双眸。

    此刻她心里欢喜得很。

    马上就可以见到枫哥哥了!

    两人已经十二年没见过了,不知道枫哥哥现在长什么样子。

    这时,她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陶冉愣了愣,不用看,她就知道是卫泽岩打电话过来的。

    果然,她一拿出手机,就看到闪烁着的几个字:我亲爱的卫先生。

    云翼自然也看到了,他深邃的眼眸里有一闪而过的阴郁,很快就恢复如常。

    “小冉,接吧。”云翼轻声道。

    陶冉见他盯着自己的手机屏幕,她有些尴尬。

    卫泽岩给她存的名字,真是太肉麻了。

    她也没和云翼解释,直接把电话接了起来。

    “喂,泽岩……”陶冉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一些。

    “小冉,回去了吗?”卫泽岩低沉的声音通过电波传过来。

    “正在回去的路上。”陶冉轻声道。

    撒谎撒得脸不红、心不跳。

    “嗯,在家等我,今晚有应酬,我会晚点回来。”

    “……好。”陶冉愣了愣。

    直到电话那头的卫泽岩把电话挂了,她才回过神。

    盯着手机看了好几眼。

    这是……卫泽岩在和自己汇报他的行程吗?

    “怎么了?”云翼不动声色的问。

    “没什么。”陶冉将手机收起来。

    很快,车子便驶入西郊的一家农家乐。

    云翼陪着陶冉走进去。

    现在还是夏季,又是在郊外,农家乐里的空气很新鲜,四处都是一片绿,夕阳照耀在草地上,闪闪发光。

    陶冉的心情却越发紧张起来。

    两人坐在一张木桌旁,云翼给何枫打了电话,他很快就会过来。

    “小冉,别激动,他马上就来了,小冉,听我说,你一定要核对清楚再相认。”云翼提醒她。

    “行!我知道。”陶冉有些按捺不住,一张白皙的小脸因为激动而有些红扑扑的。

    云翼侧眸看过去,女孩子有着一张清纯之极的面容,长长的秀发柔顺的披着,夕阳洒在她的头顶,肩头,闪耀着,好看得如同一幅画。

    云翼看呆了两秒。

    他很快就回过神,因为,画中的人儿一下子就站了起来。

    陶冉站起来的动作有些急,木藤椅子擦过地面,发出不太悦耳的声音。

    她却只是看着朝着她走过来的男人。

    男人很高,留着平头,穿着一身黑色的休闲装,脸上带着浅浅的笑容,容貌谈不上英俊,整个人显得有些冷硬。

    陶冉愣了两秒。

    这男人……是枫哥哥?

    在陶冉的心里,长大后的何枫应该是路翎之那样的人,温润如玉,给人阳光温暖的感觉。

    小时候的何枫,就是这样的。

    虽然人都会改变,但眼前的男人……

    他是笑着的,可陶冉却觉得他的身上有一股自内散发出来的寒意。

    陶冉原本要迈出去的步子,也跟着顿住,脸上灿烂的笑容收敛许多,安静的坐下。

    然而,还不等那男人走过去,陶冉和云翼两人就直接扑倒在了木桌上。

    那男人走近,脸上的笑意悉数敛去,只剩下渗人的冰冷。

    陶冉再度醒过来的时候,是被一盆冷水给浇醒的。

    她晃了晃湿淋淋的小脑袋,脑子里还是一片浆糊。

    她睁开有些沉重的眼皮,双眸被冷水浸染过,看东西还有些模糊,她使劲儿的眨了眨,才看清站在自己面前的那个男人。

    男人的脸上带着银色的面具,只露出两只森冷的双眸。

    陶冉心底警铃大作。

    她知道,这一定不是何枫。

    也不是下午的那个男人,如果是的话,他为什么带着面具。

    她告诉自己冷静下来,不管发生什么时候,她一定要活着逃出去。

    她快速的扫过这间房子,是一间废弃的木屋,满地的杂物,房间里只有一盏不太明朗的电灯。

    光线不是太好。让人更觉森寒。

    “枫哥哥……”陶冉虚弱的唤了那男人一声。

    那男人面色冰冷,就像是看着可怜虫一样看着陶冉,他低下身子,和跪在地上,被绳子绑在墙壁上的陶冉平视。

    “你认为我是何枫?”男人有些嘲讽的看着陶冉。

    “当然,”陶冉虚弱的笑笑,“枫哥哥,孤儿院的事情,只有我们两个知道,你当然是我的枫哥哥。”

    “蠢女人!”男人站起身。

    他从腰间掏出手枪,枪支对准陶冉湿淋淋的小脑袋,他居高临下的看向陶冉,冰冷的双眸里没有一丝情感。

    “你的枫哥哥早就死了,你可以去陪他了!”男人的唇角浮现出一丝轻蔑的笑容。

    “你骗我!如果你不是枫哥哥,你怎么会知道得那么清楚,何枫!你不想认我就不认,为什么非要我死!”陶冉有些虚弱的吼。

    她的小脑袋飞速的运转着。

    这男人不是何枫。

    那他是谁?

    他为什么要自己死?

    难道是范婧涵一家人?

    不可能,她们还没到丧心病狂要杀人的地步!

    她的交际圈极窄,没有得罪过什么人。

    那这男人为何要杀她!

    她要弄明白。

    死也要死个明白!

    “为什么非要你死?”男人又把手枪给收了起来。

    让他意外的是,他把枪抵在她脑门上,这女人居然不怕。

    胆识过人啊!

    “有人买凶杀人,我只是拿钱办事。”男人冷冷的道。

    “什么?你是杀手!”陶冉惊了一下,“你要钱是不是,我有钱,我可以给你很多钱,我男朋友是卫泽岩,我给他打电话,让他送钱来,好吗?”

    陶冉只知道,她要活着,好好的活着。

    此刻只能求助卫泽岩。

    “你是卫泽岩的女人?”那男人一下就来了兴致。

    “是,你要钱,要多少都可以,你知道的,卫泽岩是s市最有权势的男人,如果你杀了我,你逃不出去的!”陶冉有些虚弱的道。

    也不知道她和云翼喝的水里加了什么东西。

    现在还觉得浑身无力。

    “你在威胁我吗?”男人冷冷的看着陶冉。

    “不是威胁,我在给你指一条明路!在s市,得罪谁,都不要得罪卫泽岩,这点,我信你比我明白!”陶冉咬了咬自己有些苍白的唇,希望脑袋不要这么昏昏沉沉的。

    “你是卫泽岩的女人,和你一起的男人是谁?”男人疑惑的看着陶冉,明显有些不信。

    “他是云翼,云家的少爷,你把他弄到哪里去了?”陶冉这才想起云翼来。

    如果她今天死了,又连累了云翼……

    “你先放了他!”陶冉冷静的看着正目不转睛打量着自己的男人。

    “你都自身难保了,难不成还要顾着别人?”男人嗤笑一声,就像看着白痴一样看着陶冉。

    “放了他,你要多少钱,我给卫泽岩打电话!”陶冉动了动自己被捆绑着的身子。

    绳子绑得很紧,她根本就动不了。

    “你说你是卫泽岩的女人,我就信?我还是先杀了你,再杀了那小子,这样比较保险。”男人再度从身上掏出手枪。

    “你不怕得罪卫泽岩吗?”陶冉有些慌了。

    “怕啊!就是怕,所以才要杀了你!我绑了卫泽岩的女人,你觉得他会放过我吗?杀了你,一了百了!”男人冷笑着。

    “不要!求求你!我和你无冤无仇,别杀我!”陶冉有些崩溃的吼。

    她不能死!

    她死了……甚至都不知道要杀她的人是谁……

    “……”男人只是无言的看着她,沉默的将枪上膛。

    上膛的声音像是击在她的心上一般,她的纤弱的小身板忍不住颤抖了一下,死死的咬着自己唇,惊恐的看着带着面具的男人。

    当男人把枪抵在陶冉脑门上的时候,她鼓足勇气和男人对视着,祈求道:“既然你要杀的是我,请你放了云翼,他是无辜的!”tqR1

    “砰!”

    木门被人从外面撞开,又走进来一个身穿白衬衣,同样带着银色面具的男人。

    这男人身上的寒意比前一个更甚,甚至夹杂着暴怒在里面。

    “云翼到底是你的什么人?”男人一把夺过另一个人手中的枪,他用枪对准陶冉冒着冷汗的脑门,握着手枪的五指微微收紧,声线冰冷的道。

    他的声音,很奇怪。

    好像不是真人的声音,像是电子音。

    他们是杀手!

    隐藏自己真正的声音和相貌,也不足为奇。

    可,他为什么对云翼这么感兴趣?

    “说!”男人用枪戳着她的脑门。

    “他只是我的朋友,或许算不得朋友,他只是为了帮我找到何枫而已,他是无辜的,求你别杀他,要杀你杀我,你的目标是我,放过他,求你放过他!”陶冉跪在地上求着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