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文学网 book.800wxw.com,最快更新婢女不善 !

    白梨话音刚落,景颜便觉察出竹林那头簌簌动了几下。

    她的脸上不自觉地便绽放出一个好看的笑容,此时此刻的她,放下了所有的戒备和仇恨,只是觉得眼前的一切有趣的很,从未有过这样轻松愉悦的时刻。

    白梨难以置信地看着一向捉摸不透地景颜走到自己跟前,十指纤纤打开碗碟,略微夸张的说道:“嗯!真的很香呢,想必吃进嘴里,那味道一定是极好的,传我的话下去,今日在院落里的人见者有份……”

    景颜微顿了一下,随即狡黠一笑:“不过得亲自来取哦!分完可就没了!”

    忽然之间,只听见“哎呀”一声,一个清脆的声音从竹林那头传来,众人慌忙去看,张嬷嬷更是赶在了最前面。

    只见一道茜色的影子从天而降,结结实实地从一棵粗-壮的竹子上落了下来,估计被蜜糖糕馋晕了想要下来,谁知没控制好力度,一下就摔了下来。

    张嬷嬷的眼睛瞪得老大,活这么大把年纪,她几乎没有见过有千金小姐这样行-事的。

    三小姐竟然爬到了竹子上!

    三小姐竟然从竹子上摔了下来!

    我的天啊!

    估计一时半会儿接受不了这样的变故,张嬷嬷脑袋里有过一瞬间的空白,至于这空白里填的是啥,只有她自己知道。

    初晴推开还在发愣的张嬷嬷冲了过去,好在三小姐摔到了景颜在竹林中布置的软塌上,只是有些摔懵了,铜铃似的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初晴。

    “三小姐?”初晴见她呆愣愣的,也不好贸贸然扶起,只是试探地问。

    谁知不问还好,一问之下,她陡然想起了方才摔下来的那一刻小屁-股受了重击,张大嘴巴哇地一声哭了起来,那声音真是又脆又香,这回轮到初晴摸不着头脑了。

    张嬷嬷赶紧上前,一把抱住了王姝,轻轻地拍着她的背,不停地安慰道:“三小姐,没事了,没事了,咱们回去歇息一会儿就好了,都是奴婢的错,奴婢马上带您回去……”

    “我不走!”一听说要回去,王姝忽然止住了哭泣,那有着婴儿肥的小-脸蛋活像一个小苹果,如今这颗小苹果带着泪痕,实在是惹人怜爱,“我要吃蜜糖糕!见者有份的!”

    “这……”张嬷嬷一世语塞,蜜糖糕是大少夫人院子里的,自己总不能舔-着脸去问人家讨吧……

    正犹豫间,景颜忽然蹲下了身子,对着王姝道:“蜜糖糕是我的,你不哭不闹,我就给你。”

    “真的吗?”王姝的眼中亮起了星星,鼓鼓的腮帮子迅速咽了一口唾沫。她立即挣脱张嬷嬷的怀抱,踉踉跄跄一步步冲到了景颜怀中,搂着她的脖子甜甜地喊:“姐姐!姝儿想吃~”

    张嬷嬷的心顿时悬了起来。三小姐是庶出的,胡姨娘一向把她养在自己房里,轻易不让她出来玩,为的就是保护她免受季氏她们的迫害,只是这长时间不出门,却也让三小姐养成了天真纯善的性子。

    谁都知道大少夫人和夫人不对盘,两人都是有手段的主儿,三小姐这样贸贸然地跑过去,还把大嫂喊成了姐姐,几乎让她一条老命都吓没了,刚想上去说两句,却见到景颜正用一种同样善良天真的目光望着眼前的王姝。

    直到王姝走到跟前,景颜才发现这孩子怎能生的如此粉-嫩可爱。顶多是三五岁的光景,身量还没有长开,嫩的像是白粉团子的脸上略微有些婴儿肥,却更显的萌意。她梳着两条小辫儿,走起路来一左一右地晃着,仿佛行走的茜色汤圆,别提有多可爱了。

    更别说这小牛皮糖粘在了自己的脖子上,身上那股孩童特有的奶香味让景颜沉醉其中,她从没想过,一个孩子能有这么大的吸引力。

    她顺势抱起了王姝,轻声对旁说道:“多做一些蜜糖糕放在屋子里,再拿些蜂蜜水来。”

    王姝听得眼睛都直了,忽然吧唧一口亲在了景颜的面颊上。景颜哭笑不得,搂着她的手却更加紧了。

    三小姐是地位低下的胡姨娘生的,季氏虽然不喜姨娘有生育,但念在王姝只是一个女孩的份上,并没有多加关注,甚至没有将她接到身边抚养的意思。

    这府里对三小姐冷嘲热讽的人多得是,再好也只是稍稍点头示意,可大少夫人对三小姐竟然如此亲热,毫不避讳。

    张嬷嬷是跟着胡姨娘多年的人,她的眼眶有着隐隐的泪,脸上却是欣慰的笑容:“白梨姑娘,奴婢去帮您!”

    很快,除了蜜糖糕之外,各色甜点依次端了上来,这让平日里吃惯了清淡口味的王姝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

    她全然没有千金小姐该有的矜持,不管不顾地吃了起来,两手左右开弓,一张小-嘴不停地嚼着,时不时还对着景颜眯着眼睛笑。

    景颜心道这孩子怎么这么可爱,如果王婧没有那样一个母亲,想必也会如此天真吧。她伸出手,擦掉了王姝在嘴角的粉屑,对着张嬷嬷道:“平日里三小姐都不吃这些吗?”

    站在一旁的张嬷嬷如实答道:“回大少夫人的话,姨娘的月例很少,也没有小厨房,所以三小姐一般都是吃夫人或二小姐房中剩下的糕点,所以……”

    同样是王广和的女儿,一个好吃好喝的供着,山珍海味都已经吃到腻烦。一个却养在深闺,见到糕点都会两眼放光。

    她想到有一日经过绮梦楼,落霞和其他几个婢女端出了几十个盘子,里面盛着的都是极品血燕,珍宝鱼翅等物,更有千辛万苦从终年不化的蛟池中打捞出来的白翅鱼。

    这一切都是王婧闹着要吃的,只是下一瞬间,她忽然改变了主意,便命人把这些全都倒入了阴沟里。

    景颜心中不免产生一丝厌恶,愈发觉得王姝可怜,摸着她面团似的粉-嫩小-脸道:“以后要吃,就来姐姐这里!”

    王姝抬头又是吧唧一口,这一回,把粉屑都沾到了景颜的脸上。

    她却不去擦,跟着王姝一起笑了起来,如若旁人看来,只会以为是长姐跟幼妹在玩耍。

    忽然之间,景颜想到了一个问题,这个问题之前就想问,只是一直被别的事情给耽搁了。

    “姝儿,告诉姐姐,今天为什么跑到这里来?”

    王姝咽下了喉咙中的食物,摸了摸小脑袋,认真地答道:“我来找我的小宝来了!”

    “小宝?”

    张嬷嬷赶紧补充:“是三小姐的宠物,一只穿山甲!”

    穿山甲当做宠物?景颜这可是第一次听见。前几日王府遭了此刻,贺大人把这件事写入了卷宗,皇帝看到之后,赏了一些东西给王府压惊,其中包括这只刚刚被人献道殿前的穿山甲。

    本来王婧闹着要吃,杨姨娘却说这东西是圣上赐下的,自己又怀了孩子不宜杀生,王广和便同意了,之后这穿山甲就没有管了,王姝看到后觉得可爱,就当小猫小狗抱回去养着了。

    “姝儿的小宝,怎么会跑到这里来?”

    “我也很纳闷呢!”王姝已经吃饱了,抱着两条小-腿坐在了椅子上,脸上气呼呼的,“我看张嬷嬷睡着了,就想抱着小宝去花园里玩,走着走着,就到了修文院门口,小宝不知怎么一下子就冲了进去,我找不到小宝,就爬到竹竿上想看看清楚!”

    原来爬到树上是这么个道理。景颜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王姝还只是个孩子,不会对自己撒谎,一只穿山甲跑到院子里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可是联想到之前在福隆轩中,自己一点都不给季氏面子,甚至连杨姨娘托身子不适不给她请安她都不恼火,背后一定在算计着什么。

    景颜脸上的笑容忽然凝固了,此事绝对不简单。

    王姝见她脸上的笑意忽然消失不见,一下子就不安起来,望着空空如也的碟子,委屈地道:“姐姐,姝儿下次再也不吃这么多了,你别生姝儿的气!”

    景颜一愣,这孩子看似天真,心中却敏感的很,生怕得罪身边的人,语气顿时软了下来:“姐姐没有生姝儿的气,等会儿让张嬷嬷再给你带些回去,只不过,要答应姐姐几件事。”

    王姝乖巧地点了点头,眼神之中隐隐有着一丝期待。

    “首先,姝儿以后在人前可不能叫我姐姐,要叫大嫂;其次,今天发生的事情你不能跟任何人讲,当做我们之间的小秘密;第三,下次向来修文院玩,跟你母亲直说,姐姐来接你。”

    “好!”王姝伸出手,勾住了景颜的小拇指,奶声奶气道,“姝儿跟姐姐拉钩钩,一定乖乖听话!”

    送走了三小姐和张嬷嬷,景颜站在庭院里一时没有说话。初晴敏锐地觉察出事情中的不对劲,附在景颜耳边道:“二小姐,是不是有什么不对?”

    “是,”景颜点了点头,“我心道这几日夫人为何迟迟没有动静,原来她在等一个机会。虽然不知道她这次会出怎样的狠招,只是我不能就这么乖乖坐以待毙。”

    “小姐预备怎么办?要不要告诉大少爷?”

    “不必了,”景颜挥了挥手,低声道,“把院子仔仔细细搜查一遍,不能放过任何一个角落,包括竹林和后院。”她怀疑,有人趁着那晚追刺客,在修文院动了手脚。

    “是,奴婢立即就去办!”

    自从老太君搬进来之后,季氏趁着国公府在修缮,也提出了要整修王府的建议。特别是修文院,上次来的时候就觉得那院子过于狭小,住着大少爷和大少夫人实在是不合适。

    景颜自然不会在意她的这些话,但老太君却点头同意了。她一向是喜爱王松的,也确实觉得修文院过于清雅了一些,修缮一番也是应该了。

    既然如此,景颜也不好推辞,只是她借口不想让人把王松的心爱之物品弄坏,拒绝了迁到其他院子的提议,住进了修文院另一侧的厢房之中。

    第一批工匠风尘仆仆地赶过来了,他们带着各种丈量工具在院子里比划着,景颜为了避嫌在福隆轩陪着高氏喝茶,没过多久,季氏也赶了过来。

    “真是巧了,颜儿也在。”她满脸笑意,对着高氏福了福,自然而然地坐到了景颜的上首。

    景颜对着季氏行了一礼,继续跟老太君说笑。

    高氏道:“你这个媳妇天天来我这里报道,说是替松儿尽孝,我倒觉得她才是最孝顺的!”

    季氏想着点头赞同,背地里却撇了撇嘴,十分不屑。

    三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说了一会儿,忽然见到守在门口丫头来报。

    “老夫人,新来的工匠说要见老爷,可这会儿老爷不在家,您是不是喊他们进来?”